What’s the nobility of soul in my mind

看到钱姐姐分享了一篇日志,谈到精神贵族。除了脑残,没有什么能阻挡心灵的丰盛,而除了一无所有,也没有什么能保证物质的永恒。这是我坚持在自己物质富足之前,要成为一个精神丰盛的人的原因。当你物质丰盛之后,眼花缭乱的世界很可能会让你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放弃完善自己灵魂的追求。这是我乐于守贫的原因。

如果在责任感和求知欲中,我只能二选其一,我会选择求知欲。我相信一个完善的知识体系不会使人做出不负责任的行为,从很大程度上说,我的世界观是唯智的。一个有知的人,理解知识是何等的重要,不先于外部世界将其冲垮之前建造一个坚固的内部世界,你的内部世界岌岌可危。

精神贵族这个词,自然可以分为两个部分。Nobility,和Soul。

Soul,通常意义上的灵魂,但当我们知道Dualism已经在绝大程度上被科学证伪了以后,把它称为灵魂是不贴切的;更贴切地说,我甚至不愿意把它限定在“精神”范畴之内,我所认可的精神贵族,其丰盛应体现在切断一切外部信息后,所遗留下来的个人特征,也就是character。精神贵族更应该追求的是自身。《空之境界》中,荒耶临死时与橙子有一段对话,我非常喜欢。“荒耶,汝欲何求?”“真知睿智。”“荒耶,于何求之?”“仅于吾身之内。”睿智仅可求诸于己。一个虽然没什么知识、不会说什么大道理,但却对自己的某项能力有着执着的、限于己身的追求的人,我同样认为他是一个精神贵族。我想,对于soul这个构成,我给的定义是,追求自我。

Nobility,贵族。“贵族”这个概念大致出现于奴隶制开始存在的时代,系指脱离于奴役的存在,其最本质的特点是自由。实际上,在奴隶制最初出现的时候,奴隶也就不过是约等于佃农的身份,其物质生活水平并不与贵族相差极大,所差别的,是贵族拥有决断的自由。那么,将贵族引申到“精神”上,则更加强调的是一个人在精神世界,有着几乎不受外界左右的自由。具体而言,他应该享有无论是顺境或者逆境,都不改变自己对自身和世界的观点的自由;他应该享有无论是拥有或者失去,都不改变对特定事物的偏好的自由;他应该拥有无论面对的是权贵或者贫贱,都始终不改变自己社交态度的自由;他应该拥有无论热闹或者寂寞,都不放弃追求自我的自由。

一个自由地追求自我的人,在我看来,就是一个精神贵族。他可以谦卑,但不仅限于面对权贵;可以狂傲,但不仅限于面对贫贱。可以热爱世界,但并不因为所获甚多;可以厌恶世界,但并不因为屡遭挫折。可以追求所爱,但并不因为遥不可及;可以摒弃所鄙,但并不因为形影相随。可以热衷文学,但并不因为众生所趋;可以厌恶考古,但并不因为默默无闻。足以做到这四点,就是一个真正的精神贵族。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