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医”的争论

为了防止误伤,我先在文章开头把内容提要出来:1 盲信中医危险,鉴于中医的种种毒副作用的丑闻,在其药品经过严格检验上市之前,使用中医药是十分危险的; 2 方舟子举出了诸多中医“无法通过”双盲试验的案例,在我看来,其中的原因显而易见,但却相当错综复杂,并不能直接归结于大部分中医药无效的说法;3 据说中国药监局在药品上市前,也要求严格的四期双盲试验,辩论者可在其可信度和严格程度方面提出质疑,但很遗憾这并不在笔者能够解答的范围内,笔者本人对此也抱疑;4 关于中医药之所以无法进入国外市场的原因分析;5 本篇文章的要旨,却不在维护或者批判中医,而在于批判许多维护中医者的不科学态度以及土旦和刘小骚的淫荡态度。

 

我想说,我的好友们应该都会赞同这样一个观点:传统中医在很大程度上不是一门科学,它的许多理论、观点甚至因为太过玄乎以至于不能被证伪,而可证伪是科学最重要的一个特征,换句话说,一个可证伪的理论、命题、观点,至少可以被称为其态度是“科学的”,而不可证伪的,则连科学都称不上,就像弗洛伊德的blablabla一样。与此同时,大量中医的可被证伪的理论、药方都已被证伪了,其中所富含的毒害性物质令人咋舌。盲目相信、使用中医药,说轻了至少和抽烟、酗酒一样是有害身心健康的,说重了或许还能和吸毒有得一拼。我对中医的基本态度,其实与现存的中医黑始祖方舟子差不离:大量的糟粕、有未经验证的精华、值得作为一项传统文化来扔进博物馆保留,但要进入临床应用,还需要走很长的一段路。

然而,我也并不是完全赞同方舟子的说法的。比如方舟子在关于中国中草药退出欧洲市场的一文中提出,其退出欧洲市场,是因为100万元的审批费,以及要在欧洲有15年以上作为药物贩卖的历史,而在其退出欧洲市场后,并没有欧洲人提出任何不满,这说明了中国中草药在欧洲的式微——值得注意的是,欧盟并不要求草药要经过安全和有效性测试。而在《中草药尚未通过FDA》一文中,指出所谓通过FDA II期检验的复方丹参滴丸,距离通过FDA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只是这两个案例,只能证明“中草药尚未在西方国家被证明/被接受”,而不能证明“所有的中草药都是通不过双盲测验的”。前者与中草药的有效性/安全性完全无关,只不过欧洲市场的利润很可能还抵不过100万元的审批费,以及中草药从未在欧洲被作为“草药”贩卖过罢了;而后者的可能原因,有以下几条:首先,中草药对于能通过FDA抱不自信的态度,这很可能是因为它们在国内接受检验时是掺水的,这种情况可能是个例,可能存在很多,可能是大部分;其次,即使在不考虑第一个原因的情况下,通过FDA恐怕很难给中医企业带来什么直接的利益,最多就只能给他们一个向国人吹嘘的机会:我们通过了FDA的测试!而与之相对应的若干年的检测过程、期间的检验花费恐怕也不低(我去搜了一下,并没有查到哪怕是数量级的花费估算,所以这个部分只好拍脑门了,有数据的朋友欢迎提供),这样的投入产出比也很容易使中医药企业止步不前,毕竟,它们在国内不也照样活得好好的么?综上所述,我认为,中医药未通过FDA的双盲测试——注意,很多都只是没有通过,而不是通不过——并不能直接证明中医药的无效性。

中国的药监局也早在上个世纪85年就已经制定了包括要求双盲测验在内的《药品注册管理办法》,但它连续放过了若干批中药产品:首先是标准老牌的中医药产品,旨在不严重伤害中国的医药生产行业——当然了,从这里我们也可以很可悲地看出“中医药是种多么靠不住的东西,以及某政府向来是面子大于人民的安危的嘴脸”,我只是顺带吐槽一下,顺带;接着是办法发布后的一段时间内,由于条件不允许,并没有实施双盲测验,而只是拿新药与原药的药效进行对比。但在这里我想说的是,首先,中国本身也有双盲测验的机制;其次,虽然在国内你无法想象任何一个官方检测机制里居然没有很大程度的猫腻,但至少还是有一部分新生中药,是带着或许不那么严谨的双盲检测保证诞生的。

中医药为什么不那么能够打入外国市场?在我看来,中医药中掺水成分很多,是其中一个原因;其次,中医药能在国外获得的预期市场小——中国产品=不安全几乎是包括中国人在内的全世界人的共识了,而当这条被应用在医药产品上,则是最直接的打击;无论是医生还是病人,在没有获得什么权威的强烈推荐以外的情况,大约还是倾向于使用惯用药的,而哪怕中医真有疗效,你要求它的疗效强大到让西方学者忍不住要帮它打广告,我觉得还是很困难的;再有,医药行业在国内属于暴利行业,其顾客群也已经足够庞大,这使得扩展海外市场的动机非常之小,如果你是中医企业老板,你为什么要打入海外市场?

现在是对以上观点的总结,和对两位资深中医黑的批评。首先,中医作为一个理论体系,是不科学的,其许多药品非但是对人体无益、甚至是对人体有害的;其次,每一种药品,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要想证明自己,就必须先通过科学的检测;第三,中医在科学检测通过率方面,至少没有到“确定的全员阵亡”这么危言耸听的地步。其实以上说了这么多,我承认绝大部分中医粉在辩论过程中的无逻辑和不科学态度。我也承认,自己在主观感情上希望中医还是有一定能立住脚的地方的这种态度并不是冷静的,而我再怎么为它争辩,也就基本上能做到“它还没那么确定地被证明是废物”的地步。我想对土旦和刘小骚的批评,却不限于这个话题上。我不认为你们长久以来的戏谑、挑衅态度是一种哪怕有任何意义的讨论问题的态度,被你们一再嘲讽的中医粉们,或许原本可以抱着比较客观冷静的态度来与你们进行讨论,并且比较踏踏实实地被你们说服,但戏谑的而不是客观的,挖苦来展现自我优越感的而不是相互尊重讨论的态度,除了帮助你们获得一点可怜的自我优越感以外,于人于己没有任何助益。在你们嘲讽的口气中许多人会因为气愤而提出一些事后他们自己都觉得很难站得住脚的观点来供你们一顿批驳,这样的游戏,或许挺好玩,但是真的很无聊。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