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精英主义

【精英和平民】

我完全无意否认,虽然它们之间没有明显的界限,但这个世界上是有精神贫民和精神贵族之分的。前者被我们称作无知的平民,后者被我们称作精英,其中有一部分,更进一步地被称作意领,我猜这个词汇大约是说他们是希特勒的男宠之类的意思吧。精英在知识、见解、世界观、人生观方面,确实是有着相对于平民而言的超前性和较正确性;他们的理念更符合这个世界的运转规律,他们的思想推动着这个世界的前进,用马哲神码的来解释的话,平民们在维持着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而精英们在扩张着生产力,改进着生产关系。

【平民是上帝的午餐】

平民们在这个世界上挣扎着,蠕动着,拉扯着,彷徨着。他们是上帝的午餐,消费着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毫无意义又迷乱人眼的消费品。装饰,华美空洞的饮食,流行,垃圾音乐,男默女泪,肥猪流。我承认精英很难不抱着同情而鄙夷的眼光去看待这群高级的放羊生娃放羊仔们。精英们站在高处,怜悯地看着他们,把自己当做上帝,嘲讽地,无情地“钓鱼”、讽刺、挖苦他们卑微的愿望。他们更大的乐趣在于看平民们张口结舌时的囧相而不是教会他们如何更好地去看待世界。把自己的理念和意志完全灌输给另一个人让他成为与自己在精神上同等的存在,是艰难的,麻烦的,无意义的,不愉快的,甚至是不可能的。何必把他们提升到与自己相同的地位?这不是增加食物链的负担么。沿着这条思路走下去,一切都并没有错,符合逻辑,符合世界的运转规则,符合世界的发展需要。然而很可悲的,精英们处在连上帝的午餐都不如的地位。

【精英存在的价值,只不过是塞塞平民的牙缝而已】

很遗憾的是,事实上,精英非但不是平民的蓄养者,而恰恰是平民的饵食。被枪杀的林肯,殚精竭虑的罗斯福,哪怕是姑且算得以善终的克雷孟梭和丘吉尔,也分别在一战和二战过后立刻被人民抛弃。秋瑾,刘少奇,赵紫阳,商鞅,太子丹,苏轼,王安石……金字塔食物链是从底层向顶层蚕食的?食物链又怎么可能负荷得过来?从物质的角度来讲,我们不得不承认,平民是精英们的衣食来源。然而,在精神上,平民却恰恰因为贫乏而处于食物链的顶端。从古代的炼丹术,巫术,道术,到现代的成功学,减肥秘法,生子绝招;从本质上都是那么地单一、贫乏和异曲同工。没有贝多芬哪来的《命运》、《月光曲》,没有弗洛伊德哪来的“潜意识”,没有爱因斯坦哪来的相对论,没有柏拉图哪来的理想国?精英们在走过无数相当于数百个普通人所承受的精神苦旅之后,在废墟中为无知的人们挖掘出那么一点点的黄金,然后惨淡地死去。成为精英你很开心?相较于精神上的优越感,你获得的更多的是对平庸世界的仇恨和精神上无尽的孤独。而你用尽一生所换来的呢?越是升高,金字塔的地基所需要扩大的面积就越大。无数的精神支柱垫底,才能使平民们向真善美更加前进地走一步。于是精英就应该自豪感油然而生、以救世主自命么?
【伪精英主义的诞生】

可笑的是,我目所能及的人人网上的“精英”们,竟以互相攻讦、自我标榜、言过其实、虚张声势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钓鱼。我曾听到的一种非常搞笑的理论,是硕帝提出的,虽然不是亲口对我说的,我与之实在是共同语言不多。他说他知道自己有时候说的话是没有道理的,但从争论中他可以排除掉一些无聊的人、从而保持高质量的交流。真是漂亮的为愚昧的辩护。首先,热衷钓鱼的精英们啊,你们真的时时刻刻都知道自己说的哪些话是愚蠢的、钓出来的鱼说的话是错误的么?钓鱼的最大低效率性在于,它利用人们普遍有的“五十步笑百步”心理,来诱导他人犯错,干脆不管他人犯的错严重还是自己犯的错严重,哪怕这不是他人的原本意思。我打个比方,真相是0,当你对一个人说,真相是0的时候,他或许会辩驳一句,真的吗?你确定不是-1?而当钓鱼者嚣张地宣称真相是100时,被钓者则会愤慨地说,胡扯,-50都比100更接近答案一点!可笑的是,钓鱼者往往在这时候将被钓者的意见定义为“-50为正确答案”,而不管其本人的表述竟然其实是正确的。而钓鱼者自己本身给的答案嘛,“反正是违心的”。我想,当我把这种行为的比方打到这个地步,应该不难证明,钓鱼本身是一种完全不旨在寻求真相、讨论事实,而不过是拿人开涮、寻求精神优越感的手段罢了。所谓的艹圈精英,竟然能无耻到这种地步,一直是令我惊讶的一件事情。更不用说硕帝。虽然很久没有和此人接触了,我清楚地知道此人能够说出答案是0,我不怀疑他的智商。然而,他的钓鱼理论却比搞笑的精英党更进一步,大概是和希特勒搅基久了而沾染元首恶习的缘故吧。他的钓鱼确实旨在保持他高效率的交流,那就是:不分是非地接受我意见灌输的人孺子可教,不接受的都是不开化的垃圾,拖出去砍了。哪怕你告诉他其实答案是0,他也会怒不可遏地把你砍掉。不然隆美尔是怎么死的。

更为恶劣的炫耀:不普世价值。我说的不普世价值是指仅在精英中成立的价值。有些价值,你仅能将它限定于精英领域。举例而言,你不能要求地球人人手一本《理想国》,那样的话,乌托邦倒是不会出现,但人人都会想成为“国家的守卫者”来驯养羔羊了,世界大乱倒是可以预料的后果。近期我所见到的试图炫耀不普世价值的例子便是小资情调是浪漫主义的杀手,卢辰这个小贱人竟然还分享了这篇日志,快点出来献菊谢罪。浪漫不可购买吗?在我看来并非如此。绝大多数人所需要的浪漫,不过是可购买的,可捕获的。若是所有人都躲在木桶里对权贵说,我对你的请求只是不要挡住我的阳光的话,这个世界也就只剩无政府主义了。每个人都得是贝多芬或者波德莱尔或者萨特?那谁来感受《月光曲》?谁来进行消费?你觉得钢琴演奏者很崇高?他们不过是供听众肏弄的婊子而已!你不小资?你住木桶了吗你?你掐先帝了吗你?你不去星巴克、不旅游、不搅基了吗你?要不是小资情调已经被唱烂了,你不高举小资情调的大旗吗你????这些不普世价值,你连普到自己身上的能力都没有,你还想去超度众生?就像那个又要叫人清心寡欲又大鱼大肉、妻妾成群的林清玄一样,当婊子你好歹也立块牌坊嘛姐,太没有职业道德了吧?我说过了,要扇脸,最基本的技巧就是好歹对准别人的脸扇,别空抡一巴掌抡圆了狠狠打在自己脸上!这和硕帝的“我不随便骂人”有什么分别?

敢问人人网上的这群婊子精英们,为中国创造了什么精神价值?为中国创造了什么精、神、价、值?!?!?!除了天天罗斯柴尔德家族、除了乌烟瘴气地约炮、互相猜疑、搅基、谩骂,你们干什么了你们?少犯点傻逼不行么?果粉果黑,中医粉中医黑,阴谋论漫天遍地,艳照一轮接一轮,你以为你是豆瓣啊?为什么我怀念FSMC时代的那群人?他们好歹在耍嘴皮子之余说人话、写点给人看的东西,你、们、呢?为什么我一再想离开人人?因为现在上淫淫网,除了插科打诨、看看搞笑图片、看看我少有的关注的那么几个私交以外,看到你们一群人老子就恶心得他妈想吐!我倒宁可看着那些在你们看来庸俗不堪、低级无趣的人谈他们的小恋爱,有他们的小清新小快乐小悲伤。有话说话,没话就埋头读书去,没事天天在网上吐屎干嘛?消化不良了就去吃巴豆去,中医拯救你!

On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