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回头看的时候,觉得五年,七年,十年,十七年,也并不是那么长的时间。但人生最多不过十来个五年,十个七年,七八个十年,四五个十七年。愿我在接下来的那么些时间里,也不会和你们走失。

    对我笑吧,笑吧,就像你我初次见面。对我说吧,说吧,即使誓言明天就变
    大部分的时间里,我更加倾向于沉默。埋头做自己的事情,愿生命像是一片湖泊,湖水慢慢地搁浅,沉入地下,向更深的方向流淌而去。在那黑暗的不被人所知的,沉没在湖底的湖底,有暗流欢快歌唱。谁曾经潜过那深埋的甬道,抵达黄泉。谁曾经掬起那未曾被尘烟喧嚣浸染过的泉水,在唇齿间轻轻唤醒,多年前的梦呓,让一切再回到少年,那遥远的厦门的海边。我久久伫立在海滩上,耳边是《Loud and Clear》。 I want you back, so badly。不要轻言生无可恋,至少在你彻底失去我之前,这样的言语让我感到沮丧。当潮水逐渐退去,露出大片荒芜丑陋的浅滩,就让我背着砂金去拯救你的回忆。
    如果你还愿意,哪怕迟到七年,哪怕誓言短暂,我说,此刻,我爱你。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