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论雅俗之赏。

郭德纲先生曾经讲过那么一段《说高雅》,“舍得一身剐,要把低俗变高雅”,以讽刺那些听着下里巴人还非要自称在听高山流水,或者听得到高山流水,就非要看不起下里巴人的家伙。

世间之赏,自有雅俗之分,歪诗是大俗,打油诗是俗,七言律诗,是雅,《诗》三百首是大雅;山歌教是大俗,流行乐是俗,摇滚,爵士是雅,古典是大雅;《二十岁必须养成的XX种习惯》是大俗,《赢》是俗,《管理学》是雅,《君主论》是大雅。雅俗之间,其技术含量自有很大的不同,从其技术使用的难度,系统性,熟练度,均有天壤之别。其所面对的受众,自也有极大的不同,一个终日只读市井的“伪黄易”的人,固然可以以能够口诵《诗经》为荣;然而一个精通乐理,钢琴过十级的人,却大可不必以喜欢流行音乐为耻。雅俗固当共赏,而不能以俗充雅,以雅蔑俗。经史子集自然美妙绝伦,而街头国骂却也自有其精妙之处。三日不读书而面目可憎,言语无味,此乃人之常态,大可不必讳之莫深,而可怕的是面目可憎了,却非要怪他人不懂得欣赏,此不可以俗充雅之谓。拜见先生,自然不可探讨昨日又读了些许《肉蒲团》,心神往之云云,然而若非是要在与楼下目不识丁的自行车修理工探讨康德哲学之于启蒙运动的影响,而对其关于隔壁胡同张大婶的侄女的同班同学的母亲的舅舅是他儿子校长初中时隔壁班的卫生委员的关心表示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大骂其小民思想,则是以雅蔑俗,斯文败类之谓也。

凡人之知书达理,自洁其身者,能将其对品位、脾性的容忍度,降低到社会80%的人的容忍程度者,可谓之博爱;降低到社会90%的人的容忍程度者,可谓之宽容;而能宽宥世间所有人的品位、智识、劣根性者,谓之圣贤,非人之所能及也。向闻水镜先生“好好”之言,良多有慨。心不向雅者,谓之自甘堕落;而自以为免俗者,谓之臭屁。人之所大患,不在自伐,而在依靠着贬低别人来抬高自己。当知世间之恶,非一二子独为之,知而宥之,容而勉之,喜其进而忧其退,终不作色离弃,断人一恶,胜修庙宇三千。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