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姿势我自豪——献给身边所有已然沉默或者仍在说话的人们

小蛇按:标题是很喜感的,内容和小蛇此刻的心情却是很沉重的。两三年前陪着蛇君一起高呼理想主义的那帮子人们,不少都在大学毕业或者行将面对大学毕业之际,慢慢地沉默下去,其中,也包括毕业后与蛇君分道扬镳的前女友。这篇文章,写给曾经陪着哀家一起怒吼,悲哀,嬉笑怒骂的你们,愿你们在融入社会的全新生活中,万事顺利。

一直以来,在厌倦着德国的枯燥生活的同时,我一直庆幸着,这里的生活,大大推迟了我走上社会的时间。我,至少是现在的我,是害怕走进社会的。或许,水底是一个与水面完全不同的快乐世界,但站在水边的我看到的只是一个个曾经鲜活的好友,扑通一声跳下去,然后杳无音讯。

我一直对别人说,我是一个乡巴佬。出生在一个信息闭塞的小山城的我,在大学以前,并没有读过名著之外的一本像样的书籍;并没有听过除了艾薇儿、HOT以外的,稍微不那么大众化一点的摇滚;只知道《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并不知世界上其实是有真正的电影的。你们让我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让我知道自己的鄙陋和无知,就像娜娜第一次看见莲一样地,认识你们,我首先感受到的,是嫉妒,和无法压抑的“我要成为他们,我要超过他们”的想法。回头翻看任何一篇,我曾经写过的,或者最近刚写的文字,都知道,当年那颗在我心里种下的种子,至今都只不过是刚刚发芽,距离长成参天大树,还十分遥远。越是挖掘,越是知道纵是皓首穷经,青灯枯坐,我也未必能达成理想之万一,而在它刚刚起步之时,我却已经面临着与旧日好友逐渐分道扬镳的状况。那些曾经终日嬉笑的朋友们,我已经逐渐记不起你们的名字。

成功者如宁湖,你所谈论着的,已经不再是我所熟悉的话题,而是金钱,创业——我绝不认为这些是什么不好的,甚至肮脏的东西,不。只不过,这是我所不熟悉的另一个世界,距离我还有一小段距离的另一个世界。我自己也在尝试着做点生意,不过,我们现在的主副业不同。其实,我希望,即使是以后,我们的主副业已然不同。虽然知道想法幼稚希望渺茫,我还是期望自己能够始终以追求真理为主业的。糊糊,你是好样儿的,即使是个创业者,你也是个理想主义的创业者。在当初,不少老友都跟我抱怨说“糊糊变了,他现在满口满心讨论着的,都是他创业的经历和计划”的时候,我只是笑一笑。如今我已经不知道说着这些话的人都去哪了,但我仍然看得到你在创业路上一步一个脚印。作为一个已经几乎不互相联系的老友,我祝福你。

失败者如土旦,最近老子一直很想骂你。从半年前的某个事件开始,老子就一直很想骂你。一个月内7个相册算个屎啊?自掘坟墓还不愿意躺进去算个屎啊?你脑袋最近是被屎填了还是被屎填了还是被屎填了?我不想也懒得在这里提起你的伤心事。我认识的土旦是扛大旗去游行的土旦,我认识的土旦是男默女泪旗帜鲜明得精光闪闪的土旦,尼玛严重怀疑李土旦的大脑被人盗号了。有空得瑟还不如好好管好你自己的生活,没事儿多读点书去。不爽了找兄弟扯淡,没姑娘了去找斗女郎或者去求助瓢虫妹,发的图片比你丫的精虫还多算个屎啊?

更多一部分的老友,比如布娜娜,人肥肥,加肥,EK,包括冯雨婷同学,都已经各自正常毕业走上社会。比起若干年前,以及比起现在的我,天天无所事事地泡在网上做otaku或者宅女,你们已经开始面向真正的生活,慢慢地沉默下去。我并不以为,你们全都放弃了阅读,放弃了思考,放弃了自己秉持的理念。这些人当中,布娜娜同学还和我保持着较为频繁的联络,依然保持着互相吐槽倒垃圾,彼此鼓励的习惯。你们或许越来越被现实生活的琐事所烦扰着,但就我所知的,布娜娜依然读着书,摆着姿势,在自己的平台上问心无愧着。能够这样就好。我为有着或者曾经有过你们这样的朋友而自豪。知识,真理,自己与他人的更好的世界,只要这些仍然是你们的理念,我就为你们感到骄傲。我有姿势我自豪。

还有一部分,我一直不太擅长与你们打交道的朋友们,逐渐走上了意见领袖的顶峰,无贬义。为舆论传播,理性播种做着自己的努力。始皇,大猫,陈轩等人。或许我从来并没有和你们中的大部分人熟识过。我是个惜名又怕名声的人,对与名声赫然的家伙们打交道始终有着巨大的心理障碍,有话则长无话则短的态度也使得我始终不愿意为了互通有无之类的屁事儿去干扰你们本就比较忙碌的生活。相比于为了一些零零碎碎的事儿就搬出一套理论来唧唧歪歪的我,你们很多都在做着实实在在的幕后工作吧,对此我始终抱着高度的敬畏态度。因为组织一群舌尖嘴利的家伙们始终是我不敢想象的恐怖任务。我不怕大范围得罪人地说一句,圈子里好多人——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都是嘴比蛇毒心比缝窄的。能让他们尽量融洽地相处在一起,并且从大片大片的互相攻讦声中找出较为理性和有内涵的声音,让更多的人看到,这是一份艰巨而光荣的工作。我并没有谬赞或者夸大的意思,在此致意。

还有一部分,至今仍然和我一样,虽然没干啥正经事但仍然时不时憋不住嗓子要出来嚷嚷几句的家伙,其中包括LS的Loser土旦同学,包括,原谅我这么说,颇有点符合“嘴比蛇毒心比缝窄”的朝夕同学。不管是对自己也好,对你们也好,我想说,宽容一点,少谈主义多读书,于人于己都有好处。程莎写的东西,凡是不是争论的,我大都还算喜欢,可是一旦争论起来,却总是绝对正确和好为人师。这是在我眼里你的缺点,虽然不算什么熟人,但是既然把你当成朋友,或者至少,还把你留在好友里,对于我眼里的你的缺点,我就有直言不讳的义务。所以在此再次提出一下。如果你觉得自己的标准无可放弃,而他人又太难达到你的期望的话——这种“太难”,指的是从经验中总结的概率低,也就是事实情况——那么就尽量浅交吧,把自己的生命过多地浪费于争论之中,终究是毫无裨益之事。我想,还有心有力和我一样,将“知识,真理,自己与他人更好的世界”作为主要目标的人,都应该尽量少作学术讨论以外的争执,少谈主义少墨迹,多读书,能够写点读书笔记,以及交流下读书资源,那便是最好不过了。

大约是写着写着,莫名其妙地变成对自己好友毁誉参半的怪日志了吧。其实,不过是逛了下瓢虫妹的姑娘名单,发现在敢公布自己年龄的人中,只有一个是早于89年的,不禁感慨“我们的时代已然远去”,遂有此篇。愿各安其命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