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或许从未起过这样的意,扛着台相机,莫名其妙地跑到一个地方,四处奔走,咔嚓咔嚓照了一堆相回家上传炫耀。在我看来,除非是真心想学摄影,或者与友人照几张作为纪念,扛着相机到处奔走拍照基本上是件挺愚蠢的事情。

我喜欢一个人坐火车,国内的,普快卧铺就好。哪怕没有目的地,哪怕车上时不时有人打鼾,骂街,有小孩哭,哪怕车上飘着一股莫名其妙的汗臭味。我坐在车上,看着窗外明暗,听着歌,时不时地去车厢尾抽支烟。旅行不过是为了逃离生活而让自己好好地静一静。

或者,戴着耳机,漫无目的地走。河边,山上,广场,街道,甚至住宅区。路上偶尔遇见的一朵小花,一家漂亮的小店,一个冲我微笑或者借火的姑娘,一只过于活泼的哈士奇,或者警惕地盯着我的猫。眼前一亮的惊喜,就是两三个小时的徒步的最大收获。

新居周围的环境,很给了我一些回到家乡的感觉。离家不远处的一条不宽的河流,Neckar,住在山上,也多少给了来自山城的我似曾相识的感觉。在河边遇到一片并不宽阔的河滩,旁边的饮料店早已收摊,阶梯两边的彩灯也是偃旗息鼓。我站在河滩上望着倒影里的灯火阑珊,颇为惬意地想象日间的熙熙攘攘。最大的惊喜是一艘被改造成剧院的旧轮船,船身上写着“Schifftheater Stuttgart”。好奇地向水手室,厨房和甲板探头探脑。它累了,此时送走了那群早已年迈的水手们,静静地在岸边憩息,一批又一批地迎来送往。搭陌生人的顺风车是件很愉快的事情,但一时沉溺于好歌的自己终究还是打消了 这个念头,吊儿郎当地晃了一路回去,那步子,颇有点让人怀疑是醉鬼的机会。到家,几杯浓茶加一支小烟催我入眠。

这便是一个宅人所能支付起的颇为美好的一次免费短途旅行了。

ps Metallica的《the Unforgiven》很适合灯火阑珊的河滩夜色。

蛇,于2011年7月30日凌晨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