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

承租了一套房子,自己住客厅改成的卧室。

宽敞明亮,虽然比较容易受邻居干扰,但于我已经足够。

搬家的当天,急匆匆找来一个朋友帮我送了一个箱子,自己则急着赶去上班。去上班的路上会经过一个车站,Sommerrain,半德语半英语的“夏雨”。不敢让自己闲下来,不敢看美丽风景。生怕怨忿又从中生。工作却又偏偏清闲,坐在那里数着分秒,哼着歌,到处走来走去,问同事是否有需要帮忙的地方。稍微有闲,便反反复复地check手机,虽然上班时的来电让我接复两难,没有电话却让大脑更显空落。收到一条坦克发来的短信,满心欢喜,自我安慰,又如何。下班回家的时候,空气里飘忽着夏雨来临前之前的混杂着尘埃的水汽,却让人想起大雨过后的清爽空气。仿佛天空替我哭了一场一般,脑子里的紧绷着的一根弦也就稍稍松懈了下来。用大量的时间反复听Bach的《Invention No. 2》,已经不记得当初她提起这首曲子的场景,却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

晚上归家时,散散漫漫地溜达回来,满心欢喜地看着沿途风景。家门口的街道尽头是一条河,熟悉的河滩气息让我回想起家乡。我依靠着气息来回忆过去,不假。至今依然记得她口中那莫名其妙的淡淡甜味,在意的人若是常用同一种香波,我甚至能够辨认出她的气息来,甚至早在3、4岁时的时候,邻居家家具散发出的气息,都能够在我的鼻腔里留下一席之地,若再让我闻见,必能识别。

我依靠着茶叶,摇滚和书籍维持着自己的精神生活,把你从脑子里戒掉是我一遍又一遍的努力。我不知道有多难,比戒烟难,因此可以为了戒你而暂时持续吸烟。即使一再地向朋友祥林嫂,最后得到的也只是一句叹息,不是谁都和你一样的。我总是以自己的标准和希望去期待别人,于是注定是要落空的吗。我以为宠溺会留住你,却最终只是放纵你吗。你不会唱歌,于是,听许多歌的时候,我都会自然而然地当做是你在唱给我听。姑且当做唱给我听,好吗,像我当初一个小时一个小时轻柔地唱歌哄你睡觉一样。

愿往事如烟散去。

On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