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至癫狂的人与内向挖掘到癫狂的人

Eason的歌,我听得并不多。记得下的,也就《我们都寂寞》、《兄妹》、《十年》这三首;外加喜欢的《K歌之王》、《全世界失眠》两首,共也就5首。如今又听到《浮夸》。

唱至癫狂,也会让你癫狂。即使再不喜欢他的其他歌——实际上也并非如此——凭着《我们都寂寞》、《浮夸》这两首歌的狂气,也足以吸引我这狂人了。

很早就说过,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件事,只要能把某种特性发挥到极致,哪怕这特性原本是恶心的,负面的,我也能接受得了。我讨厌的只是中庸——中庸的中庸,而不是极度的中庸。

黑桐提醒了我另一种可能性,极度的中庸,也不失为一种极致。随着年龄的增长,狂气不减却越来越向内,指向自己的心脏。最喜欢自己一个人在家毫无顾忌地发癫,也因此讨厌见人呢。要是能泯然于人,不引起丝毫注意地疯癫就好了。唉。

跟某好友说过,向来不屑于表演、展示自己。因我不需别人的肯定来获得对自己的肯定。只要我乐意,我可以一辈子默默无闻。即使如此,我知道自己是道什么菜。嘿嘿。她说我比她自恋来着。sigh。话余的感慨而已。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