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碎碎,点点滴滴,过过往往夕夕

一直以来,我是羡慕你的,能够写出那么平和实在,而给人带来温暖的小力量的文字。或许甚至正是因为这种羡慕,使我逐渐失去了写字的勇气和热情。提笔必然失望,于是对着键盘的沉默成了我自卑的执守。如今已然无法再次看到你的字了。一再翻阅所有你留下的痕迹,又算是何种的缅怀。
爱人和恨人都成了需要很努力地去尝试才能勉强做到一点的事。我蹲在家里没日没夜地打了三四天游戏,停不下手来。完完全全地不想见人。早晨五六点睡觉,中午不知所以然地起床。我想我是折腾大发了。看到一个宅人写的一个状态,晚睡是因为不敢接受已经过了一天;晚起是因为没有面对新的一天的勇气。真特么说到人的心坎儿里去了,可看着这么真实的话又得有多悲哀。把头埋在被子里多久,最终还是得起床。继续目无焦点地面对这个世界。
春天来了。我又开始走到哪都穿拖鞋,一进屋就狂裸奔。不过一切对我而言颇无意义,毕竟没有人在网线的那头抗议我又用裸奔勾引她了。于是只有打游戏打到昏天黑地准备起来烧壶水喝的时候才偶然意识到,哦,原来我什么都没穿啊。
像是为了偿还这两年半的操守一样,我开始闲着没事干给各种姑娘打电话哄她们睡觉,为她们唱歌。我知道这种报复心理很无聊,也知道再怎么打电话我也无法再用当年那种甜蜜得不可理喻的口吻与谁调情了。哪怕强装了一瞬间,也会立刻自讨没趣地停止。
有个姑良为了躲避男人的追求向我求助要求我做她男朋友。一口答应。一直以来是互相喜欢着的,就是没法产生啥比喜欢更温馨一点儿的感情。平时打哈哈习惯了,真到想认真面对彼此一下的时候都觉得认真不起来。我正儿八经地对她说,我这不是在为咱俩的爱情担忧呢么。说罢俩人都忍不住大笑起来。这是黑色幽默呢还是黑色幽默呢还是黑色幽默呢。
翻看回忆的时候我总是锲而不舍地与“最后一个月”过不去。9月份,我们在开开心心地等待着对方,你安慰我尽量只用半年,你天天可怜兮兮地等着我去自习,等着我回来,时不时地忍不住恶作剧一下,让我在自习室里坐立不安;10月份,你神奇地杳无音讯地“回家”四天,突然为我的懒散大光其火,我的心理状态从惊讶到愤怒到讶异到委屈到求全到哀求到绝望到拼了命地自我催眠自我麻醉到再次被敲醒再继续自我催眠……想起来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像是第一次遇见guu的hare一样,“嗯,我一定是只看到了阿布美丽的笑容,为了证实这个……”“布,你笑一下”……“果然还是被骗了吗……”不知不觉地,控诉气场又重了。你说不喜欢的来着。但愿这段不知所以然的扯皮能冲淡一点。
等两年着实是个很无聊的命题。也就我这么无聊的人能想得出这么无聊的事了。而且还lead to nowhere。I’m nobody staying nowhere, think and do and say nothing.只要对你来讲是这样,那一切就都还好。那一切还没有乱套。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