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说“爱与责任”是我的人生意义

我并不能够认同“爱和责任”与“意义”有概念重合这样的说法。

爱和责任是爱和责任,人生意义是人生意义。

非要说爱和责任对人生而言是什么的话,我更乐意说是一种乐趣。

非要我对“人生的意义”做个定义的话,我会说,“人生的意义”是支撑着你活下去的理由,是你生活的支柱。换言之,只要这根支柱没有倒塌,任何困苦都不能击垮你生的意念。

但这个“责任”,我认为“爱和(社会)责任”不该承担。

如果说“爱”是你生的支柱和理由的话,那么当你失去自己所爱的人的时候,你是不是就没有理由继续活下去了?是你对谁的爱呢?

有些父母会觉得对孩子的爱,对孩子的责任是自己生活的意义(我父母就是这样的)。而有些孩子会觉得对父母的爱,满足父母的期望是自己活下去的意义(18周岁以前的我就是这样的)。这造成了非常扭曲的亲子关系。

我父母喜欢感慨,“你这样子我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而我气急了会大喊,“好啊,你们不喜欢我那我就去死还不行吗?”

很久以后我从这种阴影中走了出来(然而我父母还没从中走出),对于我自己的妻子,我自己的孩子,我宁愿自己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也不要把这么沉重的包袱加在他们身上。

他们不是我生活的意义,一丁半点都不是。他们是我生活的乐趣,是我生活中幸福的来源,他们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但他们不是我人生的意义。我不会因为失去他们就失去生的意念。

我苦苦寻求生活的意义,寻求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一个对我而言相当valid的理由。所以,我是坚决反对把“爱和责任”当成自己人生的意义的。

确实,我当年也是靠着“以爱与责任”作为人生目的去走出来的,在我最想要自杀的那几年,我反复告诫自己的是:我父母需要我,我不能死。

但与此同时,给我生不如死的精神负担的,同样是把对我爱与责任作为人生目的/的我的父母。

以爱和责任作为自己的人生意义,简直是吸着他人的血过活。

你或许会说,“你可以说以‘爱和责任’为人生意义活着如何如何不正确,但你考虑过被这样否定了就无法活下去的人的感受了没有?”

如果一个人,脆弱且无害,那么他/她是值得同情的,应该得到帮助的。

但如果他/她脆弱而有害呢?母亲这辈子不止一次地跟我说过,“要不是因为你,我早就跟他离婚了。”“要不是因为你,我可能早就被他气死了……”“要不是因为你……”

成长过程中我经常扪心自问的问题就是,我为什么要被生下来?既然我带给了他们这么多的痛苦,劳累,伤害以及无奈,而我还有什么权利可以去违背给了我一切的他们,自行其是?18周岁以前,我对父母是绝对服从的。虽然青春期的叛逆让我背着他们做着一些“虽然他们强烈反对,但反正他们不知道,不会让他们伤心所以也无所谓的事情”,但是,我这辈子有过的一次非常触动我的对话是这样的。

十年前,我经常对朋友们夸我爸,说“我爸在我幼儿园的时候就说我要考重点高中,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就说我要考重点大学,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就说我要到德国学机械,在我上高中的时候就说我要进全国top10读大学,他简直就是个预言家。本来他还说我要去交大的,实际上我本来也能去,但是高考失利了。”

绝大多数好友听了以后都跟我一样赞不绝口,说,“你爸太厉害了,好崇拜!”

只有一个人,在听我眉飞色舞地说了这番话之后,非常心疼地对我说,“我觉得你才是那个出神入化的人,居然全部满足了你爸的期望,唯一没能满足的那个(上交大),你居然还为此自责。”

她说完以后我很久没有说话。我忽然意识到自己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人来看。她似乎是有生以来第一个把我当做人的人。

十九岁的时候,我回家乡度假。有一次我喝醉了酒,心情不好。我爸来我屋里跟我聊天。我把那一年里我想了很久的问题跟他和盘托出,说,从小到大我一直以满足你们的期望为生活意义去活,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

那一年,我如父亲所愿到德国来读机械制造。一方面由于那个姑娘点醒了我,另一方面,在我到德国读机械之后,我爸忽然大手一挥,“我的任务完成了!以后你想怎么过是你自己的事情了。”这句话也深深刺伤了我。不是说好了为他们活一辈子的么?他们表示“你爱怎么活就怎么活”算是怎么回事?

那天晚上,我爸一直在哭。他对于这个忽然被加在他们肩膀上的“人生意义”显然感到非常不适——“儿子活着的人生意义就是为了逗我们夫妇俩开心”。

换做我是他们,我觉得我也会崩溃。也是从那一年起,我开始决定寻找自己人生的意义——不把它建立在对任何人的爱和责任之上。因为“人生意义”太过沉重,爱和责任承担不起这样的东西。

这是亲子之间的感情。恋人/夫妻之间更是如此。如果你说,爱情是你人生的意义,那么:

如果你爱的人离开了你,你还继续活下去吗?

如果你爱的人去世了,你还继续活下去吗?

这时候你上哪找人生意义去?再找一个人继续爱吗?害怕失去人生意义的你,会因为你爱的人要离开你,而以囚禁/软暴力(恳求,一哭二闹三上吊等等)/威胁/硬暴力去对待他/她吗?

所以为了有活下去的理由,你就一个接一个地寻找下一个爱人,或者用尽一切合理的不合理的办法试图留住上一个你爱的人,哪怕一起去死,是吗?

然而我不是。至少我不在是了。这辈子我遇见过一个我深爱的人,后来她离开了我,这很好。我虽然痛苦过,但也非常满足。再也不会遇见下一个我爱的人,也就不必强求了。但我遇见了第二个我深爱的人,并且决定和她牵着手一路走下去。如果有一天发生了什么不测,或者有一天她又选择了离开我,这固然是不幸,但我遇见她,就已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了。不需要再去刻意寻找“下一个真爱”。因为我渴望真爱,但真爱对我而言并非一种必须。

爱情,幸福,父母,子女,一切美好的事物,应该与人生意义脱钩。它们只是美好,所以你想要拥有它们,但它们不应该是你人生的支柱。失去了它们,你也应该能够健康,健全地活下去。

我在迷失森林中提道(大意如此),直子选择死亡,是因为她最终都不能成为一个健全的人,她拒绝以依附他人的方式继续生存下去,于是选择死亡。

这是清醒而理智的选择。当然了,我不是说暂时只能依附他人为自己人生意义的人就该去死;而是说,一个健全的人,应该有自己活下去的理由。哪怕没有那么高深,那么深刻,只是“为了吃好吃的”,“为了玩好玩的”都行,不应该是“为了某某而活”。

为了自己,也为了别人,找一个属于自己的人生的意义吧。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