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志·赵云传

前言:鉴于近期网上“赵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近侍,不能与五虎将中其他四将相提并论”的理论四处盛行,我实在看不过别人这么说这样的一名神将,故将 《三国志·赵云传》并个人评注发于此,略表吾心。

赵云字子龙,常山真 定人也。本属公孙瓚,瓚遣先主为田楷拒袁绍,云遂随从,为先主主骑。

云别传曰:云身长八尺,姿颜雄伟,为本郡所举,将义从吏兵诣 公 孙瓚。时袁绍称冀州牧,瓚深忧州人之从绍也,善云来附,嘲云曰:“闻贵州人皆原袁氏,君何独回心,迷而能反乎?”云答曰:“天下讻讻,未知孰是,民有倒县 之厄,鄙州论议,从仁政所在,不为忽袁公私明将军也。”遂与瓚征讨。时先主亦依讬瓚,每接纳云,云得深自结讬。云以兄丧,辞瓚暂归,先主知其不反,捉手而 别,云辞曰:“终不背德也。”先主就袁绍,云见於鄴。先主与云同床眠卧,密遣云合募得数百人,皆称刘左将军部曲,绍不能知。遂随先主至荆州。

注: 《赵云别传》见于裴松之注(以下简称裴注),裴注是目前注明最详实可靠的一种《三国志》注解,其注解全部均注有出处,唯《赵云别传》独无,学术界现普遍认 为《赵云别传》亦出自陈寿之手,但不见编于《三国志》中,当为可靠资料。

评曰:绍,三公之后,名门世家,威名远播,时绍强瓒弱,众人纷纷 从绍,唯云从瓒。瓒讥之,为测其真心也。云犹不改,何以故?“从仁政所在”,此云终生之所求也,持此等节操于兵荒马乱之中,瓒失其所望,复随备:此不为小 忠所困而秉于大义者,纵观乱世,更复何人!

及 先主为曹公所追於当阳长阪,弃妻子南走,云身抱弱子,即后主也,保护甘夫人, 即后主母也,皆得免难。迁为牙门将军。先主入蜀,云留荆州。

云 别传曰:初,先主之败,有人言云已北去者,先主以手戟擿之曰:“子龙不弃我走也。”顷之,云至。从平江南,以为偏将 军,领桂阳太守,代赵范。范寡嫂曰樊氏,有国色,范欲以配云。云辞曰:“相与同姓,卿兄犹我兄。”固辞不许。时有人劝云纳之,云曰:“范迫降耳,心未可 测;天下女不少。”遂不取。范果逃走,云无纤介。(不贪图女色,慎也)先是,与夏侯惇战於博 望,生获夏侯兰。兰是云乡里人,少小相知,云白先主活之,荐兰明於法律,以为军正(使其以为己用,忠而智且 仁)。 云不用自近(不营私也——营私乃蜀国之大患,此后备详),其慎虑类如此。先主入益州,云领留 营司马。此时先主孙夫人以权妹骄豪,多将吴吏兵,纵横不法。先主以云严重(严重者,威严慎重也,词甚切), 必能整齐,特任掌内事(此一时之务,以此贬责云为一内侍,何其浅薄!)。权闻备西 征,大遣舟船迎妹,而夫人内欲将后主还吴,云与张飞勒兵截江,乃得后主还。


评曰:所谓五虎将中,以孟起、云长尤为所忌,或不得重用,或貌合神离,何也?以云长刚愎,常有自用之心;而孟起势穷而 投,恐无久居人臣之心耳。而以子龙为信,以子龙知所行止,安守己道,道德昭彰——此为将之道也!或言子龙之单骑救弱主母二人,非为万军所困,自如也。实则 势迫甚,备弃妻子遁逃,而子龙一身之勇,竟得互主母二人缓行,其非神人耶?子龙一生慎重,未尝大败。兵法有云:”欲百战百胜,必先百战不殆”,其子龙之谓 乎?

先主自葭萌还攻刘璋,召诸葛亮。亮率云与张飞等俱溯江西上,平定郡县。至江州,分遣云从外水上江阳,(谁道子龙不能独当一面?!)与亮会于成都。成都 既定,以云为翊军将军。

云别传曰:益州既定,时议欲以成都中屋舍及城外园地桑田分赐诸 将。云駮之曰:“霍去病以匈奴未灭,无用家为,令国贼非但匈奴,未可求安也。须天下都定,各反桑梓,归耕本土,乃其宜耳。益州人民,初罹兵革,田宅皆可归 还,今安居复业,然后可役调,得其欢心。”先主即从之。众思安逸之 时,独云能省之,以志以德,竭诚相谏——此其贤也)夏侯渊败,曹公争汉中地,运米北山下,数千万囊。黄忠以为可取,云兵随忠取米。 忠过期不还,云将数 十骑轻行出围,迎视忠等。(胆识过人)值曹公扬兵大出,云为公前锋所击,方战,其大众至,势 偪,遂前突其陈,且斗且卻(临危不乱)。公军败,已复合,云陷敌,还趣围(还趣围三字,甚妙。有勇有谋,子龙虽谨慎持重,非怯也。大勇若怯,子龙可当之)。将张著被创, 云复驰马还营迎著。公军追至围,此时沔阳长张翼在云围内,翼欲闭门拒守,而云入营,更大开门,偃旗息鼓。公军疑云有伏兵,引去。云雷鼓震天,惟以戎弩於后 射公军,公军惊骇,自相蹂践,堕汉水中死者甚多(空营计,此《三国演义》中空城计之原型,此所谓艺高人胆 大,成竹在胸,复有何惧!)。先主明旦自来至云营围视昨战处,曰:“子龙一身都是胆也。”作乐饮宴至暝,军中号云为虎威将军。孙权袭荆 州,先主大怒,欲讨权。云谏曰:“国贼是曹操,非孙权也,且先灭魏,则吴自服。操身虽毙,子丕篡盗,当因众心,早图关中,居河、渭上流以讨凶逆,关东义士 必裹粮策马以迎王师。不应置魏,先与吴战;兵势一交,不得卒解。”先主不听,遂东征,留云督江州。先主失利於秭归,云进兵至永安,吴军已退。(忠 义之言,冷静持重,大概如此。)

评曰:子龙一生独自进行的大仗并不多,何故?盖未有人敢敌之也。勇而慎且智,恤军爱民,身有万夫不当之 勇,何人能敌之?吴军何故不惧先主之大军,而未与云接兵而自退?此间甚有深意。

建兴元年,为中护军、征南将军,封永昌亭侯,迁镇东将军。五年,随诸葛亮驻汉 中。明年,亮出军,扬声由斜谷道,曹真遣大众当之。亮令云与邓芝往拒,而身攻祁山。云、芝兵弱敌强,失利於箕谷,然敛众固守,不至大败。军退,贬为镇军将 军。

云别传曰:亮曰:“街亭军退,兵将不复相录,箕 谷军退,兵将初不相失,何故?”芝答曰:“云身自断后,军资什物,略无所 弃,兵将无缘相失。”云有军资馀绢,亮使分赐将士,云曰:“军事无利,何为有赐?其物请悉入赤岸府库,须十月为冬赐。”亮大善之。

评曰:子龙自断后,而兵将不相失,盖以追兵不至也。何不至?怯也。云自领疑兵出阵,本为必败,而以此罪己,不矜功反自 领罪,其谦慎、虚怀若谷大致如此。

七 年卒,追谥顺平侯。

云别传载后主诏曰:“云昔从先帝,功积既著。朕以幼冲,涉涂艰 难,赖恃忠顺,济於危险。夫谥所以叙元勋也,外议云宜谥。”大将军姜维等议,以为云昔从先帝,劳绩既著,经营天下,遵奉法度,功效可书。当阳之役,义贯金 石,忠以卫上,君念其赏,礼以厚下,臣忘其死。死者有知,足以不朽;生者感恩,足以殒身。谨按谥法,柔贤慈惠曰顺,执事有班曰平,克定祸乱曰平,应谥云曰 顺平侯。

初,先主时,惟法正见谥;后主时,诸葛亮功德盖世,蒋琬、费祎 荷国之重,亦见谥;陈祗宠待,特加殊奖,夏侯霸远来归国,故复得谥;於是关羽、张飞、马超、庞统、黄忠及云乃追谥,时论以为荣。

注:蜀之诸将,得谥者仅此五人。孟起名门之后,翼德、云长与先主甚近,唯汉升、子龙独以功列位。

云子统 嗣,官至虎贲中郎,督行领军。次子广,牙门将,随姜维沓中,临陈战死。

评: 说句难听话,三国之中,蜀国其实是一个流氓国家。刘备处处以小恩小惠,拉拢人心,早期跟着他的,或者建了大功的,不少人都觉得等打下一小片天地了,就该给 自己建功封侯了。故关羽领荆州,孔明自领益州——把蜀的地盘两三下分完了。结党营私现象甚为严重。所谓上梁不正,下梁必歪。刘备动辄和人一块儿睡觉(我所 记得的,刘备就已经和赵云、关羽、张飞、诸葛亮睡过觉了),底下的人,哪能不结党营私呢?关羽占着荆州这块地,谁也不怕,周遭的人,魏蜀吴三个势力的,他 都得罪遍了:蜀国糜芳、傅士(演义中作傅士仁,误。其名实为傅士)、孟达、刘封,周遭守将,没有一个不得罪的,远的马超、黄忠,他也没放过;魏国曹仁、于 禁、庞德、徐晃,虽然得罪了,但他运气好,天降大水(并不是他放的)把于禁、庞德给淹了,但终究没攻下樊城;吴方面,直接把孙权给得罪了。此人若真的拿下 了樊城,反过头来拿吴所有的荆州数郡,说不定还会自立为王呢!接着是孔明,一代权臣,在位期间极力扶持己方势力,就不必说了。法正骄狂不守法律,而孔明赦 免之,此端即可见一斑。而赵云能够不营私,一心恤国,实为难得。

有人说赵云一辈子似乎没打过什么大仗,殊不知上将不胜,先于战而屈人之 兵。为什么赵云进则以数十当千万,退则虽败而无所失?《三国演义》中有一个情节说,诸葛亮安居平五路,五路之平,各有其道:魏延以疑兵退南蛮,此魏延之智 也;马超守关,羌兵不战自退;赵云守关,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假李严以旧情退孟达;孙权军见四路不胜,不战自退。其实,只有羌兵怕马超,而赵云呢?当然 了,《三国志》中并无记载此事。但我想借此说明一点,赵云乃不胜之上将,非寻常将所可比也。且云之为人处事,非为我辈所当效仿耶?众人皆拜关、张、布、超 等猛将,吾独拜赵云,其智勇,纵观三国之将(非谋士),无人能出其右,盖文远可与相匹也?然其之为将,亦非辽之所能望项背也。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