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腿什么的,我终究还是很不喜欢。

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是瞎子。那么多我欣赏,我喜欢的人都劈腿了。我对他们依然恨不起来,只好讨厌我自己。

这些年认识的人,劈腿的越来越多。或者说,我就不怎么认识没有劈腿过的人吧——就是有,也都是些没谈过恋爱的大龄老处男。即使是自己也不干净,不过就是在“劈腿动力不足”和“劈腿机会不够”两者的“不幸”中“幸运”地躲过了去劈腿的厄运。

很多事情,发生一次,二三有来。要想彻底避免,那就一次都不要发生。我一直是这么相信着的。也总是认为用情不专的人不会幸福。所以不禁未自己不成熟时从来劈腿未遂而感到欣慰。虽然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也知道世界全然不必如此,或者完全相反也未可知,但大约总还是会有愚蠢的坚持。

但这周确实还是为了知道这两件事情而无比沮丧。真的无比无比地沮丧。故意说这句话,实在是一个讽刺。抱歉,我还是忍不住要嘲笑你,要嘲笑你们。或许你们想要同情和宽恕,或许你们想要由别人来骂自己几句,或者扇你一巴掌也好。但是我并做不到。我没有资格裁决什么。我只是觉得悲哀。为这个世界又变得让我恶心了不少感到悲哀。

没错,我还是没法讨厌你们,甚至也没法给你们一个坏脸色看因为根本狠不下心来,替你们担心觉得你们心里一定比外人更不好受得多。但我也实在,没法像先前那样那么喜欢你们了。什么时候,你最希望时光倒流呢?于我,当一个我很喜欢的人变得让我感到讨厌的时候,我最希望时光倒流。

还是愿你们都好。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