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非飞

你已经错过一次了。哦,不。你已经错过两次了。你就不能move on,好好把握你身边的人,好好把握你的现在,而不是沉浸在过去里,而不是这么等待着自己的第三次错过么?

不管怎么说,去福州找你,有一半是想检验我是否还爱你,有一半是想报复。我承认,是我不好。

但至少,事情过去了三年了。整整三年。今年的情人节,我跟她说,三年前的前一天,叶把我甩了。但至少现在,我真的希望你好好的。或许我们没法在一起了,也有可能我们这辈子连朋友都很难再做了。但我希望你开心点。
你知道我尤其希望的是什么吗?我希望你再也不要再让另一个男生在站在你家楼下淋着雨苦等一晚上后得到一个让他觉得天崩地裂的答案。

是不是事情总是这样,他太爱她,一个人想用自己的深情去维系最后却是恰恰相反地淹没窒息了另一个人的感情。她感觉不到自己的感情在哪里,当她聚集起一股力量去迎接他的时候,却发现他用更加波涛汹涌的感情覆盖了她的感受。两个人的爱意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成为了一种攀比而不是温暖对方的心情。她越来越感觉到,他对她而言,是一种需要,而不是一种渴望,是一个依靠而不是一个拥抱;他越来越感觉到,他在她面前,是低到泥土里的卑微,而不是举案齐眉,是受宠若惊的谨慎而不是白头偕老。她不理解,没有她的他明明那么潇洒;他不理解,没有他的她明明那么落寞。当她提出分手理由时,他连拒绝的勇气都没有。她不喜欢我她不爱我。这是他唯一能够想起的话。他的世界,晴天霹雳,分崩离析。

他曾经以为他可以等。一年半的时间里,他曾经想自杀,他有时心血来潮地再一次挽留,他也未尝没在心里诅咒过她,诬陷过她,爱恨交织在一起,刺入心脏,很深很深,于是他累了。于是当他听到自己曾经做梦都想听到的那句破镜重圆时,才发现爱意早在这一年半里被消磨殆尽。那时的他,不懂得如何去好好地在绝望和坚定的交织中去保护好自己的爱。再强烈的爱,也经受不住激烈的燃烧。当她回头时,他却不得不接受比分手更让他绝望的一个事实,他已经没法再爱她了,恐怕这辈子,都无法再爱她。于是他在日志中写道,不即不离。这是个多完美的状态啊。可是谁又能做得到呢。

他终究开始了他的新生活。他终究摆脱了她的阴影,和别人相爱。如果三年前的他,猜到了这一切,或许他会安静地等待她回来。可是三年前的她即使知道了这一切,可能也做不到继续和他呆在一起。王子,你的美人睡着了,等着她醒来吧。

On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