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告解的寂寞

终于还是没有勇气再迎接一次异地恋。躺了许久,我对自己如是说。也许,连一场正常的恋爱都做不到。当失眠时我所做的只是抱紧自己,努力回想你抱着我时候的温度和感觉的时候,我知道这样的寂寞无需告解, 也无法告解。

许多朋友并不习惯我叙述到冯时候的那种情不自禁的甜蜜依然的口吻。晴好多次在听我提到她的时候,竟忍不住地和我一起微笑起来,说,即使到现在,你也还是觉得如此幸福的嘛。

啊。幸福,竟至于能如此轻易地感染他人的地步。我无法忘记我们相拥入眠的安全感。我嗅着你的发香,你用鼻子轻轻地蹭我的下巴作为回应,双手环抱四腿交叠,亲密得恨不能融为一体。我并不知道,自己这辈子是否还能再做到这样。也许,在做到之前,我真的应该沉默下去吧。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